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负鼎在线阅读 - 七九零章 一切蹊跷藏联系 噬心草液惹嫌疑

七九零章 一切蹊跷藏联系 噬心草液惹嫌疑

        昏昏沉沉之中,丹凤眼忽然觉得鼻子一痒,不由得连打了几个喷嚏,然后翻了个身子吧唧着嘴巴,好似在回味什么。

        可下一刻,他却忽然身子一颤,一个骨碌坐了起来。

        几日来,他一直在心事重重,再加上今天受到惊吓起了个大早,已经是身心俱疲,不知不觉竟然睡了过去。

        此时,他擦了一把冷汗,不由得一阵后怕,缩在原地捂住了嘴巴连大气都不敢喘。

        气氛安静的怕人,附近除了急促的呼吸声,他能听到的就只剩下了自己的心跳。

        咬了咬牙,他壮着胆子弓身向前看去,却发现此处再也没有了半个人影。

        “奇怪,人呢?”丹凤眼向前看了看,虽然那边已经被分出了个河道,却只有涓涓细流通过,并不够用,看情况应该是活干了一半就离开了。

        “难道是刚刚发生了什么?”丹凤眼有些懊恼,只恨自己不争气,也清醒都保持不住。

        皱着眉头想了想,既然这里的人已经离去,那守卫也应该回去了。

        每日入夜之前,那守卫都要在饭后轻点人数,所以自己并不能在外面停留太久。

        本想打道回府,等来日再行打算,可丹凤眼转念一想又觉不妥。

        之前,此处是因为缺少人手才让守卫过来。既然此处已经开出通路,接下来的工作也容易展开,应该再也不需要像今日这般大张旗鼓,所以也未必会让守卫再来帮忙。

        而自己想在守卫眼皮子地下开溜,简直是痴心妄想。

        月亮还有阴晴圆缺,凡事又岂能如期盼那般圆满?机会只有这一次,就算并不完美,丹凤眼也不打算错过!

        还不知道那群人什么时候出现,他只能带上毒药,向着头顶的水源赶去。

        只要一切顺利,他就能在晚饭之前及时赶回。

        …

        “回谷主大人,那些化生堂人是直接离开的,没有惹人注意的地方。”

        虽然尤青君说是护送,但他们怎能不明白对方的意思,在确认对方离去之后便在第一时间赶回。

        “不是他们就好…”尤青君微微松了口气,然后眼中闪过寒芒,“不过我倒是想看看到底是谁敢在暗中捣鬼!”

        “谷主大人!”说话间,之前被派去药园那边的二人也打探归来,“我们已经问过,药园那边没有任何异常。”

        “你们确定?”尤青君眉头紧皱,刚刚在与化生堂人说话时,她清楚地感受到药园法阵出现了一丝波动,而这种波动是外人经过才能留下的痕迹。

        二人闻言有些犹豫,因为时间匆忙,他们只是将巡逻弟子的话语重复道来。

        就在他们不知如何开口时,忽然有人赶来替他们做出了回答。

        “谷主大人,我们在药园里发现了这样东西!”来人正是那巡逻弟子。

        据巡逻弟子解释,就在二人离开之后,他们越想越觉哪里不对,于是又回到了之前“化生堂挖掘神火痕迹”的地方。

        仔细打量了一圈,他们忽然发现此处竟然多出了外人的足迹!

        担心药园出现什么状况,他们急忙踏入其中,然后就在一处树下发现了这个木匣。

        将木匣放在鼻尖一嗅,尤青君的表情立刻阴沉如水。

        别人可能发现不了,但她却对这种味道十分熟悉,毕竟那东西的原材料是从她手里传出去的!

        “去!将负责噬心草液那家伙给我带来!”尤青君虽然还能保持语气平静,却已经有情绪掺杂,让听者俱是汗毛倒竖,如堕冰窟。

        …

        “急什么,反正化生堂来人一时半会儿也走不了,咱们只要在天黑之前将水路打通不就结了!”

        “嗯,这倒也是…”

        自从将水路打开涓涓细流,便有人提议休息片刻,小酌一杯,然后这“片刻”就连成了小半天。

        “咦?”就在众人聊得热火朝天之时,那守卫弟子忽然耳朵一动,“嘘!你们刚刚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什么声音?”

        “好像…有人打了个喷嚏…”守卫向着远处看了看,忽然站起身来,“你们在这等着,我过去看看!”

        “你小子现在撒起谎来还真是脸不红心不跳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要想逃酒!”旁边那人嗤笑道。

        “你说的那叫什么话,我是这种人吗?”这人眉头一皱,“不是我和你吹,我要是认真起来,你们都不是我的对手!”

        “光说不练假把式,先把这杯喝了再说!”旁边那人一把将他拉得坐回了地上。

        “好!那我就先干为敬了!”虽然不打算理会刚刚的异常,但守卫还是举着杯子多提醒了一句,“不过话说回来…咱们还是低调一点为好,若是被人发现了我们偷懒,到时候可不好解释!”

        “行行行!放心吧!”被人提醒,一群人也将声音压低了几分,只是没有坚持多久又继续觥筹交错起来。

        …

        打听好了那人去向,二人一路疾行,来到涓流之前却没有见到半个干活的人影,也是有些疑惑。

        他们正要去往别处,好在清风及时改变方向,为他们带来了一阵引路的酒香。

        “还站着干什么呢?快…继续…喝完这杯酒我们就该干活了…”感觉到身边来人,有位碧匣谷弟子醉眼惺忪,含糊不清道。

        “你们这是成何体统?都给我起来!”见到一群人东倒西歪的模样,二人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嚷什么嚷,还让不让人好好…师…师兄!”看清了身边这二位的模样,这人立刻酒醒了大半,惊得满身大汗,连连叩头。

        来人可是谷主身边负责通风报信的红人,若是得罪了他们,被随便说上几句自己的坏话,日后便再无翻身之能。

        “行了,都起来吧!”好在二人不是那种心胸狭隘之人,也理解他们的心情,所以没有深究,只是出言告诫:“这次就算了,以后若是再被我们发现偷懒,你们应该清楚后果如何!”

        一群人点头如捣蒜。

        “你们几个,谁在负责噬心草液?”二人急忙说回正题。

        “回师兄,是我…”那守卫一脸尴尬,急忙凑到近前,“噬心草液那边正在加紧赶制,不会耽误正事,请谷主大人放心!”

        “那样最好。”二人点头,“不过我们不是为了此事而来,是谷主大人要见你!”

        “啊?”这人闻言心里咯噔一声,“这…二位师兄,谷主可有说过是什么事情找我?”

        “没有,不过到了那里你就知道了,走吧!”

        “好…”谷主的命令他当然不敢违抗,只能脸色发白地被二人带走。

        剩下那群弟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再也休息不住,急忙干活去了。

        来到大殿之中,这人便觉一种巨大的压迫感从天而降,为了避免被人看出心虚,他急忙沉下脑袋,摆出一副低眉顺眼的态度,跪倒在地:“弟子拜见谷主大人!”

        尤青君淡淡瞥了这人一眼,努力保持着语气平静:“碧匣谷可有亏待过你?”

        “啊?当然没有!”他连大气也不敢喘,缩在地上好像一只大虾。

        “哦?那我倒是想知道,化生堂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能让你这般铤而走险。”

        此话一出,大殿之中的气氛立刻紧张起来。

        不止尤青君,就连所有人看向他的目光都充满了杀意,让他如芒在背。

        “冤枉啊,谷主大人!我与化生堂之间没有任何关系!”背叛可不是小事,尤其是在碧匣谷中。只要对方愿意,自己定当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日夜受到精神与肉体的双重折磨。

        “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尤青君眼睛一眯,用掌风将那木匣推到了那人面前,“这下我看你还有什么好说!”

        “啊…”看见木匣,这人忽然面如死灰,他做这种事情已经不是一次两次,实在想不通这种事情是如何被人发现。

        虽然背叛事大,但监守自盗也不容小觑,一旦被人知道,自己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既然你不愿主动开口,那就别怪我了!”尤青君将青蛇杖在地上一跺,便见杖上青蛇目露凶光,向他身上罩来!

        “我说!我说!”只是片刻,他已经将孰轻孰重想清,为了保命,他不得不将自己做过的事情一一道来。

        按照尤青君的想法,这化生堂地下神火事故发生的时机实在蹊跷。一定是对方为了得到噬心草液故意行使的计策,可听了这人的解释,尤青君才发现这两件事情之间关联不大。

        “若真如你所言,这木匣中的噬心草液哪里去了?”尤青君继续问道。

        “什么…噬心草液不见了?”这人闻言有些难以置信,急忙打开木匣确认了一下,“怎么可能?那位置只有我们两个知道…啊!我知道了!一定是那家伙干的!是他在与化生堂暗中勾结!”

        “将他带下去吧!”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尤青君只觉得心烦。

        就在对方解释的时候她已经派亲信去将这位口中那人带到了隔壁调查,对方现在充其量只能算是知情者,还算不上共犯,虽有过错却比这人要轻上许多…

        “难道真的是我多心?”化生堂在这个时候出现,的确很难洗清嫌疑,但在得知了真相之后,尤青君才发现这件事情的确是巧合居多。

        “虽然不能确定此事是化生堂所为,但偷走噬心草液的一定还是碧匣谷之外的人…”仔细思考片刻,她实在想不到自己曾经与谁结仇,也不清楚这人得到噬心草液有什么作用。

        “谷主大人!有人求见。”就在此时,忽然有人从外面赶来。

        “不见!”尤青君正在心烦意乱,她总觉得自己与真相只差一步之遥,不想被人打扰。

        “可是谷主大人。”来人看了眼地上木匣,“那人好像是为了噬心草液而来。”

        “我管他是…”尤青君话未说完忽然反应过来,“噬心草液?快!让他进来!”

        “拜见…”

        “少说废话,你这噬心草液是怎么回事?”尤青君一眼就认出了此物的确是噬心草液,立刻打断了对方言语。

        “回谷主大人,事情是这样的…”

        听来人说,他们刚刚是与那守卫弟子在一起的。在这位被带走之后不久,他们忽然想起守卫之前曾经发现过异常存在,也担心这人被带走是与这件事情有关。

        想着距离不远,他们便按照对方说的方向寻了过去,然后就在一处隐蔽地方发现了这个装着噬心草液的瓶子,便急忙送了过来…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