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戍边八年,皇帝求我登基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 接着奏乐,接着舞!

第二十三章 接着奏乐,接着舞!

        看着赵崇远神色似乎有些低沉,黑心导游撇了撇嘴。

        没想到这还是一个爱国商人。

        其实这场面他看多了。

        当年赵定还没到幽州的时候,那叫一个惨,树皮都没得吃。

        几个馒头换个媳妇回家的事情多的狠,路上到处都是活活饿死的人,连尸体都没人埋,只能喂野狗。

        甚至易子而食的事情,都是常见。

        那才叫人间地狱。

        也就这几年日子还算好过一点。

        黑心导游,随手把之前赵崇远丢给他的那枚吊坠,抛给了赵崇远:“看在你还有爱国心的份上,这玉坠咱就不要了,那一两银子,我张三帮你垫了。”

        “不用。”

        赵崇远挥手拒绝。

        天子送出去的东西哪还有拿回来的道理。

        “嘿,这商人有点意思。”

        张三咧嘴一笑,也没在意,继续招呼着手底下人帮忙给锅底添加柴火。

        一边眼神绿油油的看着这些流民。

        这些可都是钱啊。

        等到了幽州这些人都会成为他们家燕王殿下手底下那些厂子的工人。

        到时候,一个个厂子建起来。

        以他们家燕王殿下弄出来的那些稀奇古怪的玩意,还不遍地都是黄金。

        与此同时,赵崇远背负着双手走到了马车上面。

        看着王力士,赵崇远一脸的阴沉:“兖州的郡王是谁?”

        “啊?”

        听着赵崇远这话,王力士眉头微微一皱,眼底有些错愕。

        “说。”

        赵崇远依旧脸色阴沉的问道。

        看着赵崇远一脸认真的架势,王力士感觉好像也有些敷衍不过去了,硬着头皮道:“是齐王殿下。”

        “赵哲那小子?”

        赵崇远讶然的看着王力士,声音都不由得有些拔高。

        “是,是。”

        王力士一脸讪笑。

        齐王是赵崇远的第八子,也就是赵定异母哥,本来齐王的封地不在这里,而是在另外一个地方,后来是齐王的母妃张贵妃亲自找赵崇远说情,外加张家在朝堂上也有不小的势力,故而才将齐王赵哲封在兖州这地方。

        兖州虽说不是特别富庶,但也是大乾重要的粮仓之一。

        黑土地上最容易种庄稼。

        而且有幽州这个天然屏障在,只要幽州不破,兖州基本上没有战乱之忧。

        可如今.....

        “挑两匹快马随我去幽州,另外再叫上几个人随行护卫。”

        赵崇远一脸阴沉的吩咐道。

        “啊?”

        王力士一惊,有些犹豫的看着赵崇远,眼睛咕噜噜的转都些不知道该往哪看了。

        “犹豫什么?”

        赵崇远气的大骂一声:“朕把幽州交给赵哲这小子治理,结果你看看他给朕治理成什么样了?”

        王力士讪讪一笑,幽幽的说道:“陛下,你有没有想过不是齐王殿下治理的不行,而是燕王殿下太过于优秀?”

        “什么赵定优秀,他优秀个屁,坑老子坑的优秀吗?”

        赵崇远有些不服气,又一拍大腿,怒骂道:“他赵定优秀怎么了?再优秀也是朕的种,是朕鞭策的好,我看齐王现在不行就是朕鞭策的不好!”

        赵崇远梗着脖子瞪着王力士。

        “嘿嘿。”

        王力士一脸讪笑。

        赵崇远这话,他不知道怎么接。

        好像您这个老子也不如燕王吧。

        但这话,王力士打死都不敢说啊。

        看了一眼赵崇远,又看了一眼外面那整整六车的货物,王力士看向赵崇远问道:“那陛下,咱要是转道是兖州齐王府,那这些从幽州带出来的东西怎么处理?”

        “让那个叫二娃子的护卫带几个宫廷内卫随行押送,记得挂上官船的旗子就行。”

        赵崇远不耐烦的吩咐一声。

        就在两人说话期间。

        护卫已经牵来了几匹快马。

        赵崇远翻身上马。

        随手一挥马鞭。

        驾的一声!

        身下黑色的骏马便向着兖州城而去。

        身为马上天子,赵崇远虽然登基多年,但马上的功夫却是一点没有减弱。

        “老爷。”

        看着赵崇远骑马就走。

        王力士赶紧带人追了上去。

        张三一看这架势顿时懵了啊。

        这半路绕道什么鬼?

        不过一看赵崇远虽然走了,还留下不少人在一旁,心底也就放心了。

        这到手的大肥羊,可不能飞了。

        ……

        半日之后,兖州齐王府内。

        一名青年懒散的躺在大厅里面。

        身边是歌舞成群,身材窈窕,模样貌美的歌姬随着乐师的弹奏翩翩起舞。

        在这青年的身边站着一名儒生打扮的老者,此刻正站在付在青年耳边小声的说着什么。

        青年一边享受着身旁侍女娇柔的服侍,一边一脸不服气的瞪着老者一眼:“大王我在皇宫当了十八年的孙子,现在难得到了封地,我享受点怎么了?

        怎么了?”

        那儒生打扮的老者面色一苦,赶紧劝说道:“殿下,小的不是不让您享受,而是外面的人实在等得急啊,您要不先见见?”

        “见什么见,没看大王我正享受了嘛。”

        就在二人说话期间,大厅里面的乐舞也都停了下来。

        赵哲一看这架势,顿时急了,一拍桌子从靠椅上坐起:“节奏奏乐,接着舞啊!”

        “都愣着干什么,不就是两个人嘛,等大王我享受完了再说。”

        赵哲满不在乎。

        就在此时。

        啪的一声!

        紧闭的大厅大门突然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

        一个和赵哲面容有些相似的中年人提着鞭子走了进来。

        “嘿,你还接着奏乐,接着舞是吧,来朕就让你好好的舞。”

        啪的一声!

        就对着赵哲一鞭子抽了过去。

        随着这名中年人进来的还有一名面白无须的老者。

        此刻这面白无须的老者正捂着脸一脸不忍直视的看着赵哲。

        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一路快马加鞭从幽州和兖州交界地带赶到兖州城的赵崇远和王力士二人。

        本来赵崇远就一肚子火。

        好家伙。

        赵哲居然还让他在外面等了半个时辰。

        尤其是王府里面的管家还和他说赵哲正在享受乐舞,让他们继续等着,至于等到什么时候,看赵哲心情。

        好家伙。

        赵崇远那瞬间就是红温了啊。

        拎着鞭子就冲了进来。

        更是压根就不在乎还有没有旁人在场,直接对着赵哲就是一鞭子抽了过来。

        赵哲和赵定不同。

        赵哲的母亲张贵妃是他赵崇远除了皇后之外最宠爱的妃子。

        自幼赵哲也都跟在他身边。

        可以说是他一手带出来的。

        结果就这?

        就这?

        “你大胆!”

        赵哲仓皇的避开赵崇远抽下来的一鞭子,闪身躲到另外王府大厅的柱子后面,色厉内荏的看着赵崇远。

        “嘿,我大胆,你看看我是谁!”

        一听赵哲这话,赵崇远更是怒了,嘿了一声,看着赵哲。

        “你是谁?你是天王老子.....诶,父皇。”

        赵哲下意识的想要破口大骂,但一看清楚赵崇远的面容。

        赵哲懵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