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戍边八年,皇帝求我登基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你一个六十岁小儿,怎么睡得着?

第二十五章你一个六十岁小儿,怎么睡得着?

        等赵崇远带着王力士赶到淇水渡口的时候。

        黑心导游已经带着幽州的人走了。

        至于那些从幽州带回来的货物,早已经被人装好,放在货船上面。

        整整一大货船。

        货船的四周,二娃子这些人全副武装,持刀而立。

        见着赵崇远带着王力士走了过来,赶紧下跪行礼。

        “好了,在外面就不需要这样了。”

        赵崇远摆了摆手。

        他出身皇家,但也不喜这些礼仪。

        坐在船舱里面。

        赵崇远略显忧虑地看向,王力士开口问道:“力士,咱国库还有多少钱?”

        任凭这货船在淇水的河面上缓缓滑动。

        赵崇远望向身旁的王力士开口问道。

        身为大乾司礼监掌印太监。

        王力士除了有钳制大乾内阁的职权之外,还有一个就是替他赵崇远检查六部。

        “陛下,这几年南境不稳,国内又年年灾荒不断,去年乾水泛滥,一次性又拨出去近七百万两银子,您又免了乾水沿岸的赋税,咱国库目前满打满算也就还有不到四百万两银子。”

        王力士认真思索了片刻之后,低声回道。

        乾水是除了淇水之外大乾另外一条河流流域广泛,几乎笼罩着大乾半壁的疆土,是大乾南北往来重要的贸易渠道,可以说是大乾的母亲河。

        但成也乾水,败也乾水。

        历年来,乾水每到雨季总是会河水泛滥,沿途不知道多少百姓被洪水闹得家破人亡。

        就是在修筑河堤上,赵崇远这些年来都拨出去了大笔的银子。

        “那朕的内库中还有多少银子?”

        赵崇远问道。

        “回陛下,一共还有一百零二万两多一点,若是除去还给燕王殿下的二十万两,就还剩下八十万两。”

        王力士恭敬地回道。

        皇室内库的银子,主要来自盐铁专卖的收入,而像土贡、山泽园池的出产、关税酒税的收入是归皇家所有,除此之外,其实大乾师14岁以下未成年人也要交人头税,被称之为口钱,每年二十三文,其中的二十文归皇家,三文归国库。

        这是大乾自开国以来便立下的规矩。

        但自从赵崇远登基之后,这人头税便免了。

        起因便是朝廷有大臣上奏说,民间有些人家因为交不起孩子的口钱,孩子一生下来就被掐死。

        赵崇远不忍如此,故而免去了这自大乾立国以来便有的人头税。

        其实一个孩子一年二十三文钱看起来并不多,但实际上却是在征收的过程中下面的当官的会拿着鸡毛当令箭,在一年中多次征收,再加上地方的种种附加,数额早已经是规定的数倍。

        也正是因为如此,赵崇远才下令直接从源头上断了这笔人头税。

        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导致如今赵崇远的内库远没有前朝皇室的内库多。

        “给国库再贴补个五十万两,留下个三十万两好了。”

        赵崇远神色平静地回道,随后又是有些感慨道:“唉,皇帝也没钱啊。”

        赵崇远长叹一声。

        国库之所以没钱,倒不是因为大乾贫瘠,而是两百年的历史积累下来,那些门阀世家和朝堂勾连的势力太大。

        若非大乾周遭列国强敌环伺。

        赵崇远早都拿这些趴在大乾身上吸血的蛀虫开刀!

        “陛下,老奴有一个想法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思索了半晌,王力士有些犹豫地说道。

        “你说便是,难不成你以为朕是那种听不见劝谏的帝王?”

        赵崇远扭头斜眸地看着王力士。

        “其实老奴以为,眼下就摆着一条大好的生财之道。”

        王力士回道。

        “嗯?”

        赵崇远微微皱眉。

        “陛下,其实燕王殿下已经给咱们开了一条好的生财之道。”

        说着,王力士又从袖子里面取出了之前他拿出来的那个琉璃杯。

        “你的意思是?”

        赵崇远眼前一亮,笑着看着王力士。

        “陛下,这玩意在幽州便宜,但在大乾帝都内却并没有普及,再加上之前高丽进贡之时,给这些玻璃杯一顿吹嘘,京城的那些王公贵族哪个不想得到一件?

        实不相瞒,就是奴才知道的。

        一件从皇宫里面流传出去的琉璃杯,已经在京城的那些达官显贵手里卖出了天价。

        若是咱们将这一次从幽州带回来的货物全部拿出去卖,依我看这一来一去的利润起码翻一倍,”

        王力士意味深长地看着赵崇远。

        大乾国库没钱,老百姓手里也没钱,可那帮趴在大乾身上吸血的世家大族手里并非没有钱。

        若是直接开刀,难免要激起他们的反抗。

        但这样一搞,反倒是容易让他们掏钱。

        “好好好,力士啊,力士,倒是跟随朕多年,你倒是懂得朕的心意的。”

        赵崇远哈哈哈大笑。

        顺带着脸不红气不喘地就把王力士想出的主意给摘了过去。

        看着赵崇远这样,王力士不动声色地翻了翻白眼。

        “那陛下这定价怎么说?”

        确定好这个办法之后,王力士又是望向赵崇远。

        “我记得那玉女烧,哦,不对,是琼浆仙露好像是八十两银子一两吧。”

        赵崇远咂巴着嘴,有些模棱两可地说道。

        王力士:“……”

        论黑,还是你黑啊......

        ……

        就在赵崇远带着王力士乘船顺着淇水向着大乾帝都应天赶去之时。

        齐王赵哲被赵崇远掉在房梁上打,罚没三年俸禄的消息不胫而走

        一瞬间整个大乾朝堂,鸡飞狗跳。

        后宫里面齐王生母张贵妃哭得稀里哗啦。

        内阁里面。

        当朝首辅杨府杨太傅忙得飞起,一个年近八十的老人家趴在案牍上笔走龙蛇,一个个奏折飞速地在他眼前掠过:“户部今年的税额呢?怎么还没拿过来。”

        “请病告假了,户部侍郎正在统筹?”

        “告假?”

        听着一旁辅官的回禀,杨府一拍桌子:“老夫今年都八十了,还在这里忙活,他一个六十岁的小儿高假?他这个年纪怎么敢告假?他睡得着吗?

        你告诉他,今晚之前,不对,是陛下回来之前,户部今年的税额要是没统计出来,让他提着脑袋来见。

        本太傅要是被他连累的也罚了三年的俸禄,老夫直接抬着棺材板睡他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