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戍边八年,皇帝求我登基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 赵青詹,你给我滚过来!

第二十八章 赵青詹,你给我滚过来!

        “皇祖母。”

        赵青詹悲呼一声。

        眼底那刚刚升起的神光迅速地消散,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太祖实录》十遍。

        那就是整整三十万字啊。

        通篇还都是用官文书写而成,不说文绉绉的,他看起来都晕。

        “哼,本歪嘴龙王是绝不会屈服的!”

        看着马皇后离去的背影,赵青詹哼哧哼哧地站起身,“抄就抄!”

        随后,赵青詹便憋着一肚子火,以及带着《莫欺少年穷》般的志气,迅速的跑回东宫,在一口一个翠鸾姐姐的叫声下,以及后者一口一个皇长孙您也不想您再被男女混合双打的威胁下、

        两只手握着十根毛笔开始了自己的抄书大业!

        太和殿内。

        “陛下,这是今年刑部您亲自定下的死刑犯名单,所有该处斩的人已经连...啊不不已经处斩完了,请陛下过目。”

        刑部尚书刘德明是一个胖子。

        此刻正气喘吁吁地站在金鸾殿内。

        昨晚午门外血流成河,刀都砍废了几十把。

        就是他这个刑部尚书急得都上去砍了两把,累得他这一身的肥膘肉差点交代在哪里。

        结果没睡两个时辰,又被当朝首辅杨府杨太师站在床边喊着,你一个五十岁的小儿怎么睡得着的。

        刘德明怨啊。

        我一个五十岁的人了,孙子都能上私塾了,我怎么就是小儿了。

        但一看杨府都八十了。

        嗯。

        我刘德明是小儿.....

        “陛下,这是工部这几日营缮、虞衡、都水、屯田四清吏司所有修建的项目,已经全部在加紧搭建,奏折里具体是进展程度,所有统计截至昨日。”

        随着刘德明禀报完了之后,工部尚书张德杆走了出来。

        人如其名,瘦得和麻秆一样。

        据说张德杆没上任工部尚书时还是一个胖子,但自从上任工部尚书之后,那体重蹭蹭的往下掉。

        恰好和刘德明相反。

        所以在大乾朝堂里面二人一直被戏称为胖瘦头陀。

        对于此,张德杆一直持反对态度为啥自己这么瘦叫胖头陀?

        “陛下,这是吏部今年统计出来的全国官员考核名单,在上一年的任免的官吏中,三十六人有贪腐迹象,已经革职查办,还有十六人有怠慢之嫌,已经全部免职留用,另外还有三人应当得到升迁。”

        “陛下,这是户部....”

        “这是礼部......”

        “这是兵部.....”

        ……

        听着殿下一名名六部的主审官员上前汇报这一段时间他离京之后的事情。

        赵崇远乐了啊。

        没想到,他这一招杀鸡儆猴,真正的猴没吓着。

        鸡倒是下出了不少。

        这办事效率明显快多了嘛。

        眼神示意王力士走上前一个个接过六部官员递过来的折子。

        赵崇远便望向在场的六部官员,以及三位内阁大臣,:“朕离京这几日,太孙是如何监国的,朝中大臣又做了什么?”

        赵崇远的声音不徐不疾,看不出丝毫的喜怒。

        本来还想着发发牢骚的杨府,一听到赵崇远提起赵青詹顿时有些卡壳了。

        不仅是杨府就连在场的其他两名内阁大臣包括刘德明,张德杆在内的几名六部大员都有些卡壳了。

        彼此相视一眼。

        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说。

        最终几人彼此相视一眼之后。

        杨府晃晃悠悠地走了出来,拱手道:“陛下,您不在这几日,皇长孙他一直都是勤勤勉勉,配合着皇后处理.....”

        “哎呀,你个老太师张嘴闭嘴我们小儿,怎么到这事上畏畏缩缩起来了,我张德杆不怕死,

        我张德杆说了。

        皇长孙他除了皇后娘娘垂帘的时候,还能听咱们的汇报,别的时候就躲在东宫里面玩起来扮演游戏,还在东宫里面弄了一个坊市,号称朝天坊,汇聚一帮小太监,宫女在里面扮演商贩,自己则扮演管理坊市的衙役,顺带着还把自己的四爪蟒袍给了小太监穿,还有.....”

        张德杆噼里啪啦的说个不停。

        一旁的刘德明捂着脸有些不忍直视。

        这破麻秆当真是一点不给皇家的面子啊。

        不仅是刘德明,其他的几名六部大员也是吓得冷汗淋漓,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越是听着张德杆的禀报,赵崇远的脸色越是黑色发紫。

        “所以这月余下来,那混账东西就一直是玩了对吗?完全没干一点正事?”

        赵崇远气得浑身颤抖,恨不得现在就抡起金瓜直接对着赵青詹脑袋当头一下。

        杨府赶紧接过话题道:“也不是,皇后娘娘垂帘的时候,太孙处理朝政起来还是极为认真的,就是皇后娘娘一走那就......”

        但还没等杨府说完,张德杆又立马气呼呼地接过了话茬:“什么认真啊,就是给各地府衙上报今年荒年,请求户部拨款救灾的折子批一个没吃的去抢啊。”

        “什么?”

        一听这话,赵崇远再也坐不住了。

        啪的一声!

        一拍龙案。

        赵崇远从龙椅上站了起来,操起一旁的金瓜就向着东宫的方向走去:“朕,打死这个鳖孙。”

        王力士赶紧追了上去:“陛...陛...陛下.....”

        这金瓜都拿起来了,要打死啊.....

        看着王力士追着赵崇远跑了出去。

        杨府气得浑身发抖:“张德杆啊,张德杆,你可真的会干好事啊。”

        “你个麻杆,你想死别拖累老子,老子这两百斤肥肉可不想就这么丢在这里。”

        刘德明指着张德杆,直跺脚。

        “哼,老子说错了?老子没错!老子不和你们这些软骨头同流合污。”

        张德杆哼哧哼哧地站在原地。

        ……

        东宫内。

        赵青詹难得老实的趴在案台上。

        手里拿着十根毛笔,每一根毛笔都捆在手指头上,在一张张宣纸上写下一排排......歪七扭八的“象形文字”。

        就这么一会的工夫,赵青詹的脸上已经画满了墨水。

        “翠鸾姐姐,你看我这都抄了两遍了,你就和皇祖母求个情,放过我可以不?”

        赵青詹咂巴着嘴,一脸讨好看着一旁坐在不远处啃着白梨的翠鸾。

        “啊?皇长孙,您在说什么?我听不见。”

        翠鸾极为浮夸地凑起耳朵:“啊呀呀呀呀,皇长孙,我耳朵聋了啊,我什么都听不见啊。”

        “哎呀,翠鸾姐姐,我的好姐姐,你就放过我吧,发发善心,饶了我吧,这里可是整整三十万字啊,我十个手指废了都抄写不完啊。”

        赵青詹一脸痛苦的看着翠鸾,脸都直接卡在的案台上面:“而且皇爷爷那边没准待会还要揍我,你就看在我这么可怜的份上,饶了我吧。”

        “陛下,皇长孙正在里面。”

        就在此时门外忽然传来小太监的声音。

        “嗯?”

        赵青詹一愣。

        翠鸾赶紧站了起来。

        哐当一声!

        大门被人从外面踹开。

        赵崇远提着金瓜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

        “赵青詹,你给我滚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