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戍边八年,皇帝求我登基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章 这燕王殿下这套路可真的深啊!

第三十五章 这燕王殿下这套路可真的深啊!

        与此同时。

        帝都,应天!

        最繁华的街道上。

        一家名为醉仙楼的酒楼。

        顺势开张。

        歌舞遍地,礼花漫天。

        一个身姿窈窕,长相貌美的舞姬踩着与大乾模样截然不同的高跟鞋,黑色的丝袜,齐臀的超短裙,紧身的制服,勾勒出诱人的曲线。

        在锣鼓声中,纵情而舞,勾魂夺魄的眉眼,再加上那极其大胆的服装。

        几乎一瞬间就吸引了一帮志(l)同(s)道(p)合的爱好者。

        一个小厮,穿着一身青衣,头戴歪帽。

        噹的一声!

        撬动着手里的锣鼓。

        吆喝道:“来来来,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啊,酒神出品,宫廷秘法,王公独属,惊天秘方,琼浆玉露,今日开售了啊。

        不要九千九百九十九,不要九百九十九,一两只要一七六,今日开业打骨折,一两只要八十八!”

        随着小厮的吆喝,还有那一个个舞姬在阳光下纵情扭动的腰肢。

        登时就在这条京都最热闹的大街上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一个个正(z)人(s)君(l)子(s)们(p)纷纷驻足凝望。

        可一听这价格。

        所有人顿时惊了。

        打五折一两还要八十八两银子。

        这是卖金子啊。

        但也有人好奇地说道:

        “醉仙楼,就是这些天在京城里面传得神乎其神的酒神杜康杜老爷子?”

        “应该是吧,我听说杜康杜老爷子可玄乎了,不是咱大乾的人,是大虞那边过来的,酿出来的酒啊,那别说了一口回味无穷了,就是大虞皇帝喝了都说好。”

        “嘿,还说好?那是你孤陋寡闻了,你知道大虞皇帝为什么膝下有九十九皇子吗?嘿,我告诉你们都是因为喝了酒神杜康的酒,那一夜御十八女啊!老猛了。”

        “真的假的,咋听得这么玄乎呢?不会是媚药?有什么副作用?”

        “嘿,副作用,那是你想多了,这可是我七舅姥爷的小女儿四姨娘的三女婿的四姑父的三儿子的外侄孙女的远房表哥亲口说的,那还能有假?”

        “去去去,尽会扯淡。”

        “扯淡你还听?”

        “你特么找打!”

        顿时这几人扭打成了一片,那是打得一个不亦乐乎。

        另外一边,几个一身华服的青年,其中一人眼珠子一转,就开始大声嚷嚷道:“哎呀,赶紧让一让啊,耽误了老子卖酒,你们吃罪得起吗?”

        “嘿,还真有愣头青上当嘞?”

        被推搡的那人顿时有些不乐意了。

        青年吼道:“上当,上你妹的当,我当我胡汉三是那傻子,还大虞皇室,就特娘的扯淡,大虞离咱们大乾这么远,天高皇帝远的,那么特谁知道是真的是假的。”

        “嘿,兄台,你这话我有点认可的,那你给我说说,你为啥要买嘞?”

        一听青年这话,之前那神色不悦的人顿时有些好奇了。

        “那自然是好啊。”

        青年一拍大腿,瞪着眼看着这人,随后推搡道:“和你说个屁啊,说了你懂吗?别耽误老子买酒,老子天没亮就在这里排队了,晚了可就没有了,这可是限量的一天就八十瓶,多了一个都没有。”

        说完青年顿时推开人群,向着醉仙楼里面跑去。

        一看青年这架势,本来还有些犹豫的人顿时心动了。

        有好事者一步拦住青年:“兄台,你就和咱说说。”

        一边说着,那拦住青年的中年男子还扭头看向一旁道:“你给咱们大伙说说,我让家丁帮你排队怎么样?放心到时候我一瓶都少不了你的。”

        青年警惕地看着这中年,但看着周围的人还是嚷嚷道:“那说好,你可要给我留五瓶。”

        “好说,好说。”

        中年立马点头。

        而随着青年说着话,那些还在观望的达官显贵顿时好奇地凑过了头来。

        青年见此咧嘴一笑道:“我实话和你们说刚才那人是纯扯淡,酒神杜康老爷子啊,不是大虞的人,也不是咱们大乾的人,来历谁也不知道,但这酒呢却是真的好酒。”

        “什么意思?”

        中年闻言皱眉问道:“就算是酒再好,那也是酿食酿造的,成本摆在那里,就算酿的再好也不值这个价。”

        青年嘿了一声,一脸鄙夷看着中年男人:“那是你孤陋寡闻。”

        “你知道这酒为什么叫琼浆玉露吗?”

        青年一脸神秘地问道。

        “为什么?”

        中年男子面露不悦。

        他堂堂一个大商人,家族世代经商,还没被人瞧不起过。

        青年一脸倨傲的说道:“粮食是不值钱,但是这酿造的水值钱啊,那是不老泉,常人喝了可延年益寿的好东西,就是咱大乾的皇室都不一定能弄得到,一年产量也就四五百斤,可就是这么多不老泉,而酿造这琼浆仙露一年满打满算也就四五十斤。

        再说这酿造工艺。

        那可就更加不得了。

        从制曲,踩曲,发酵,蒸馏,提纯,所有的步骤那都要十八岁以下的少女才行,还必须是处子之身,尤其是踩曲这个步骤,那必须是要有体香的少女亲自踩压,还不能穿袜子,必须让酒曲和拥有体香的少女脚面充分的接触,如此发酵出来的酒曲才能酿造琼浆玉露,容貌差了一点都不行,必须是人间绝色!

        而且整个过程都必须由十八岁以下的少女亲手操作,不是处子之身不行,容貌不好看更不行,要是我们这些男人碰一下,

        那对不起所有过程全部白瞎,这琼浆玉露也就失去了仙气!”

        “我去,这么夸张?”

        周围人一听顿时来了兴趣。

        那名中年人斜眸道:“可就算是这样,你也不用这么着急吧,而且这价格属实有点高。”

        青年一脸鄙夷地看着这中年男子:“那是你不知道他的功效,什么一夜御十八女啊,那都是假的都是吹的,我就给你们说个实在的。”

        一听这话。

        周围人顿时好奇地凑过了脑袋。

        青年一脸神秘地说道:“咱京城,杨府杨老太师府上前两日不是办酒席嘛,说是曾孙的满月酒,你们猜那是杨老的曾孙吗?

        那是杨老的儿子!”

        “啊,真的假的?杨老太师可都八十岁了,还能生儿子呢?”

        此话一出周围人顿时一惊。

        青年嗤笑一声,一脸倨傲:“那是你们没见识,不然这琼浆玉露咋就说是王公专属呢,一般人可喝不到,而且我太爷爷就是杨府的管家,自幼随着杨老太师一起长大,他说的还能有假?要不是他说,我会来这里卖酒?一大早天不亮就来?

        我搂着我小妾多睡一会儿不香吗?”

        “嗯,这么说也是。”

        那中年男子点了点头。

        这青年说得也不假,毕竟杨府前两天确实是办了满月酒,就是当朝的皇后马皇后都亲自派人以陛下的名义送上了贺礼。

        如果真的仅仅只是曾孙出世怎么可能会惊动皇家?

        就在此时,青年又冲着周围人招了招手,一脸神秘地说道:“其实我太爷爷也喝了。”

        “嗯?”

        此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又是一惊。

        那中年人更是一脸急切地问道:“快给我们说说,到底怎么样?”

        “是啊,你快说吧,咱大伙都急死了。”

        不仅是这个中年人,围绕在青年旁边的几人都急忙问道。

        一个个急吼吼地看着青年。

        生长在天子脚下。

        谁手里还没点银子呢?

        他们在意的不是价格,而是疗效。

        青年一脸激动的道:“我太爷爷直接给我生了个爷爷出来!”

        “卧槽,真的假的?”

        “你太爷爷是杨老太师的伴读,今年也差不多八十了吧?”

        “这太离谱了!”

        听着青年这话,周围人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青年翻了翻白眼骂道:“他娘的可不是离谱嘛,要不是老子亲眼所见,老子都不敢相信!我那爷爷一出生九斤八,特么地比我这个孙子都重了两斤,现在刚满月就到满地爬,见到我就喊我大孙子你啥时候中状元啊!”

        “卧槽!”

        听着青年这骂骂咧咧,不想作假的眼神周围人顿时惊了。

        就在此时。

        人群忽然一阵惊讶。

        一个肥头大耳,,满脸横肉,脖子上挂着大金链子,手里捏着一大把银票的人冲出人群,骂骂咧咧地喊道:“来了京城一趟,没想到碰到琼浆玉露出世,都特么给老子让开,谁敢挡着老子买琼浆仙露老子和他急眼!”

        我去,又来一个。

        看着这名满脸横肉,脖子上戴着大金链子,操着外地口音的大汉急吼吼地向着里面冲。

        那青年顿时急了,一蹬腿,冲出人群,一边冲一边骂骂咧咧地喊道:“草他娘的别和老子抢琼浆玉露,老子太爷爷要给我生二胎,别挡着老子做孙子。”

        “你他娘的你太爷爷多大年纪了,能不能让点机会给我们年轻人?我家婆娘还等着呢!”

        看着这青年和满脸横肉的大汉急吼吼地往里面冲。

        一个个急吼吼地向着醉仙楼里面冲去。

        “特么的,谁挡老子生孙子,老子弄死他。”

        “生个屁孙子,老子还没儿子呢!你先后面候着!”

        一瞬间,整个醉仙楼外,人群都乱了。

        看着这一幕。

        醉仙楼二楼。

        王力士的嘴角笑得嘴角快咧到耳朵根了。

        四倍!

        翻了四倍还有这么多人卖!

        都是银子,都是银子啊!

        一瞬间,王力士似乎看到了无数白花花的银子正在对着他招手。

        这燕王殿下这套路可真的深啊。

        活该自家陛下会上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