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戍边八年,皇帝求我登基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六章 拉锯,残忍的温良

第四十六章 拉锯,残忍的温良

        “嗯?(第二声)”

        “嗯.(第三声)”

        “嗯.(第一声)”

        “嗯(第一声)哼哼.....”

        萧玉奴一脸尴尬地从赵定的身上爬了下来,看着赵定嘿嘿嘿直笑。

        秀雅绝俗的脸上竟是大写的尴尬。

        看着赵定,萧玉奴讪讪一笑:“我不是故.....”

        赵定翻了翻白眼:“捆起来,都不知道大小王了都。”

        萧玉奴:“……”

        没过多久。

        幽州城。

        巍峨壮丽的幽州城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同样高大,同样雄伟,同样.

        嗯,到处糊着黄泥的城墙。

        因为前天刚刚下过雨,故而导致行走在城楼上还显得有些湿滑,没走两步,脚底就粘上了一层厚厚的黄泥。

        看着脚下的黄泥。

        赵定心底满是腹诽。

        话说都快一个月过去了。

        他老爹赵崇远咋还没来呢?

        唉。

        人家都是打肿脸充胖子,到了他这里只能扮穷。

        赵定的身后,绿桃张三跟随。

        而在张三的手上就提着萧玉奴。

        只不过眼下的萧玉奴被捆得和粽子一样,就连嘴上都塞了一团白布。

        倔强地想要从张三手里跳下来蹦着走,但没蹦两步就差点摔了一个狗吃屎。

        没办法,赵定让张三一路拎着萧玉奴走上了城楼。

        随着赵定走上城头。

        张三也自然而然地放下的萧玉奴,嘴里的白布一拉开。

        萧玉奴那骂骂咧咧的声音顿时响了起来:“赵定,你个死人头,说好的要带本小姐来看烟花,为什么要一路把本小姐给捆着过来,还不让我说话,你.....”

        “继续塞住,谁让你把她嘴里的布拿下来的。”

        赵定翻了翻白眼懒得搭理萧玉奴。

        随着赵定的话音落下。

        萧玉奴刚刚解放的嘴顿时又被白布塞起来了。

        一瞬间,萧玉奴的眼神更加幽怨了.

        “王爷。”

        看着赵定走上城楼,

        负责守城的将领顿时走了过来对着赵定微微拱手,随后一挥手顿时有人搬来了一张太师椅放在赵定的身后。

        赵定一屁股坐了上去,看着眼前的将领问道:“怎么样了。”

        而随着赵定开始和守城将领说话。

        一开始还不安分的萧玉奴顿时老实了下来,像个乖宝宝的一样站在一旁,也不想着把嘴里的白布吐出来了。

        “还是三百多人,不过那温良真特娘的谨慎。”

        守城将领恭敬地回道,但提起温良又有些骂骂咧咧。

        孩儿领距离幽州城并不远。

        站在城楼上借着赵定给军方特制的望远镜就能够看清楚孩儿领那边的所有情况。

        “那牛不斗他们的伤亡呢?”

        赵定开口问道。

        提起牛不斗,那将领咧嘴一笑:“老牛这小子精得很,一直躲在王爷你给咱们修的碉堡里面,再有海儿领附近的几座箭塔的支持,伤亡倒是没有,就是有一个兄弟,不小心被流箭碰了一下擦破了一点皮而已。”

        “那就好。”

        听着将领这话,赵定稍稍放心,随即又开口问道:“南陈那边的伤亡怎么样?”

        “死了三波人了,也丢下了几百具尸体,不过那温良一直很谨慎,每次派出来的人手都控制在三百人左右,而已都是以死囚营的炮灰为主力,正规军倒是没多少。”

        程海恭敬地回道。

        赵定摇了摇头笑道:“这倒不是问题,只要温良既然派人来了,那就是动心了,待会传令各方,让那几座箭塔和牛不斗他们放箭的频次降低一点,顺带着故意卖出一点破绽,到时候他温良自然会上钩。”

        对于温良会不会敢下重注。

        赵定一点都不怀疑。

        既然温良出来了,那就不会轻易地退去。

        眼下的谨慎不过就是在试探他赵定的态度,以及寻找一个契机而已。

        ……

        距离孩儿领。

        不足两里之外的一处山坡的密林里面。

        温良神色平静地站在树下,目光遥遥的看向不足两里之外。

        那漫山遍野的喊杀声。

        在他的面前是一名浑身沾染着血迹的侍卫。

        此刻正一脸急切地看着他:“侯爷,要出动重甲营吗?再这么下去,咱们从京城带过来的死囚快死完了。”

        攻击从黎明一直持续到了现在。

        前前后后死在孩儿领下面的死囚加起来已经快过千了。

        “去附近给我抓三百个民夫过来,把我们不需要的铠甲丢给他们,让他们往上冲。”

        温良神色平静,直接下令。

        “侯爷,这......”

        此话一出,那名侍卫脸色悚然一惊。

        抓民夫这可是大忌。

        “让你去就去,不然你想自己上去,你若是想上去,我觉得也不是不可以。”

        温良冷冷的看着这名侍卫。

        “我这就去。”

        看着温良那近乎冰冷的眼神,这名侍卫浑身一颤。

        赶紧掉头带着向着附近的村落走去。

        “神机大炮啊,神机大炮,你终究是我的。”

        看着侍卫带人离去,温良儒雅的脸上露出一丝冷酷之色。

        三百民夫而已。

        只要他得到神机大炮。

        什么都好说!

        至于南陈朝堂上的那些弹劾,他温良一点都不在乎。

        没过多久。

        在一阵阵哭喊声中。

        接近三百多名穿着破烂战甲的民夫。

        在温良的一道道鞭打声中不断地向着赵定修建在孩儿领上的碉堡靠近。

        而与此同时。

        幽州的城楼上面。

        一名斥候急急忙忙的跑到赵定面前,:“王爷,那温良开始驱赶民夫了,向着咱们的碉堡靠近了,咱们也要射吗?”

        幽州军有军令,禁止射杀平民。

        这是当初赵定颁布下来的铁令。

        这些年胆敢触碰这条铁令的人都已经被处死了。

        “什么?”

        “温良他怎么敢?”

        此话一出。

        在场的众人一惊。

        萧玉奴听着这话脸色同样变了。

        南陈和北梁乃是盟友依附在大虞之下。

        因此双方朝堂的关系并不像他们北梁与大乾这般紧张。

        互相之间还有往来。

        前几年。

        南陈使臣去往北梁的时候。

        她还随同她父皇一起见过作为使臣代表的温良。

        想起温良。

        萧玉奴不由得瞥了赵定一眼。

        嗯。

        还是赵定这个死人头好看一点。

        就是太不解风情了。

        一点怜香惜玉都不懂!

        哼!

        可以一想到温良居然驱赶着平民,以平民为肉盾。

        萧玉奴一双秀眉又是彻底地皱了起来。

        “杀!”

        赵定想都不想,“不过留一些老弱病残,让他们靠近碉堡,另外通知牛不斗,该到收网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