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戍边八年,皇帝求我登基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八章消息传京城,赵崇远色变

第五十八章消息传京城,赵崇远色变

        “唔~~~”

        绿桃揉了揉雪白的下巴,思索了片刻道:“萧小姐,既然王爷让您回去,您最好还是回去,王爷此举也是为了你好。”

        “为什么?”

        萧玉奴一脸疑惑地看着绿桃。

        绿桃意味深长地看着萧玉奴,一字一句地说道:“因为王爷杀了温良。”

        “什么?赵定杀了温良?”

        “温良死了?”

        此话一出,还未等萧玉奴说话。

        齐不语和李方儒先叫了起来。

        就是萧玉奴此刻都感觉自己的脑袋有些懵了。

        赵定杀了温良?

        这是要挑起南陈和大乾的战争吗?

        还是说大乾有意要对南陈发难?

        看着齐不语,李方儒,萧玉奴三人脸上的神色,绿桃抿嘴一笑,白皙的脸上尽是肃穆:“所以请萧小姐,齐大人,还有李大人尽早离开咱们幽州城,否则若是起了刀兵,你们北梁参与进来的话,

        王爷能看在萧小姐替他挡了一刀的份上,放你们三位回去,自然也能因为你们北梁人参与进来,而拿你们祭旗。”

        说到这里,绿桃的声音已经渐渐地冷了下来。

        “大胆,你一个小小的丫环有何资格敢对我们如此说话,莫不是你以为你们大乾真的能够抗衡我北梁和南陈联手不成?”

        听着绿桃这话,李方儒脸色一冷,寒声呵斥道。

        “李大人。”

        还未等绿桃说话,萧玉奴便先一步冷冷地看了李方儒一眼。

        后者这才老实地不敢说话。

        齐不语站在一旁,眼底眸光闪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绿桃嗤笑一声道:“李大人,先不说你眼下脚下所站立之地到底是何处,就说你北梁大将陈知礼如何死的,你们自己心底不清楚吗?

        需要我绿桃一个丫环来提醒你们吗?”

        “你~~~~~”

        听着绿桃这话,李方儒又是大怒,但张了张嘴终究还是没有敢说话。

        齐不语接过话茬,一脸赔笑道:“绿桃小姐,李大人就是读那些诗词歌赋读坏了脑袋,说话的时候也没个轻重,还请绿桃小姐见谅。”

        绿桃淡然一笑:“无妨,都是看在萧小姐的面子上而已。”

        说完站起身,对着萧玉奴微微欠身之后,便走出了房间。

        看着绿桃离去的背影。

        李方儒气得吹胡子瞪眼,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指着绿桃的背影:“她一个丫鬟,如何敢对老夫堂堂正三品的大员如此?”

        齐不语冷冷地看了李方儒一眼:“李大人,你是北梁的官,这里是大乾的地,你那所谓的正三品大员在这里屁都不是,你要是不想连累公主殿下,你就赶紧闭上你这张臭嘴。”

        “你~~”

        李方儒气得浑身颤抖,但看着齐不语那冰冷的眼神,想了想终究还是没有再说话。

        “你还不服气?”

        齐不语嗤笑一声,:“八年前,赵定来的时候幽州什么样子,现在幽州什么样子,你以为他敢杀温良,就没有想过后面可能面临的局面?李方儒啊,李方儒,你少读点你那些圣贤书吧。”

        齐不语懒得搭理李方儒。

        也好在赵定和绿桃是看在他们家六公主的面子上。

        否则就冲着李方儒刚才那几句没脑子的话。

        现在他俩都已经挂在城头上了。

        “齐大人,你说赵定是不是喜欢上我了?”

        就在此时,萧玉奴的声音忽然在李方儒和齐不语的耳边响起。

        萧玉奴捏着葱白的小指一脸认真的看着二者。

        一瞬间。

        齐不语:“……”

        李方儒:“……”

        齐不语更是一头的黑人脸问号。

        这你都能想到这里?

        到底是自家的六公主,这脑回路清奇的不是一般人能比啊。

        就是李方儒嘴角也是微微的抽搐。

        一时之间,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

        两天之后。

        大乾,应天府。

        皇宫。

        王力士一路小跑,急急忙忙地向着坤宁宫跑去。

        此刻坤宁宫内。

        马皇后正一脸温柔的给赵崇远捏着肩膀。

        而此刻,赵崇远正一脸享受地喝着面前的一碗小米粥,不时地夹着桌上的几碟小菜。

        生为皇帝。

        平日里饮食像着赵崇远这般俭朴之人属实是没有多少。

        擦了一把嘴,赵崇远一脸享受地看着身后的马皇后:“妹子,这么多年了,咱就是喜欢喝你熬的鸽子粥。”

        马皇后轻哼一声:“可不是嘛,这鸽子可是你儿子不远千里从幽州飞给你的。”

        随即不等赵崇远说话,马皇后又白了赵崇远一眼:“你心也真大,咱家老九都在信里说了,他抓了温良,让你派兵过去支援,可你倒好,到现在一句话不说,还把咱家老九给你的信鸽给吃了,你说你这是当爹的嘛。

        传出去也不怕被人笑话。”

        “诶,咱就乐意了咋滴。”

        赵崇远咧嘴一笑,随后死皮赖脸地抓起马皇后的手,哼哧一声说道:“他悄悄,他那是找朕帮忙吗?他那是怕自己兜不住,找我给他撑腰,还有你不是不知道那幽州都富成啥样了,结果你那好儿子咋说?

        事成之后,那南陈温子恒的赎金,他还要和我三七分,他老子我拿三成,他拿七成?

        好家伙,区区四万五千两,还不够大军开拔一次的军费。

        你说他这是找他老子我求救吗?他这是坑他老子。

        以他幽州城的城防,还有那一次性十发的连珠弩,别说是南陈屯边的不过十万大军,就是加上北梁的那十万也不见得能冲到幽州城下。

        还有那孙冰什么玩意啊?

        一个贪财好色之人,他在信里居然硬生生地给他夸成了圣人,什么两袖清风,什么不畏强权,尤其是还好学什么外语,那孙冰什么玩意,我自己心底不清楚吗?”

        越是说起赵定给他的那封飞鸽传书,赵崇远越是气得牙痒痒。

        这是啥?

        这是他赵定把他这个老子当孙子耍。

        啪的一声!

        就在此时,坤宁宫紧闭的大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

        王力士连滚带爬地跑了进来,气喘吁吁地看着赵崇远:“陛下,陛下,大事不好了,燕王殿下把那温良给杀了。”

        “什么?”

        此话一出。

        赵崇远猛然一惊。

        就连马皇后的脸色都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