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戍边八年,皇帝求我登基在线阅读 - 第五十九章记得欠我的十五万两银子,要还的

第五十九章记得欠我的十五万两银子,要还的

        大乾立于四战之地,虽近百年来一直与大离交好,但与大离的死对头大虞却一直关系恶劣,尤其是和依附于大虞的南陈北梁更是常有兵锋之争。

        双方在边境之上一直争斗不断。

        赵定杀了南陈齐国公温子恒之子,按理说乃是一件值得庆贺之事,但奈何自前朝以来大乾朝政腐败,官商勾结日益严重,虽然他赵崇远励精图治了整整二十年局势稍有缓和,但以如今大乾的国力却着实不太适合与南陈再起兵戈。

        “这小子尽给朕捣乱,朕本想夸一夸他,没想到转眼之间就给朕捅出个这么大的篓子。”

        赵崇远气得骂骂咧咧,本来喝到一半的小米粥也没心思再继续喝下去了。

        “现在是什么情况?”

        赵崇远一推桌子,从凳子上站了起来,脸色略显阴沉地看着王力士。

        自从上一次去了幽州回来之后。

        赵崇远就已经派人在盯着幽州的情况,倒不是他不放心赵定这个儿子,而是幽州如今兵强马壮,易招觊觎,有他的人帮忙看着,除了什么事情,他这个做爹的也好给赵定兜底。

        “陛下......”

        王力士神色凝重的将这几日大乾内卫从幽州城探来的消息一五一十的告诉赵崇远。

        听完之后,赵崇远哼哼唧唧了地看了王力士一眼:“那温良死了也活该,还有那狗日的温子恒,居然敢派人刺杀老子的儿子,你即刻通知下去,让我大乾在南陈安插的暗桩给他温子恒找点不自在。”

        “是陛下。”

        王力士恭敬地回道。

        列国伐交,明的有暗的自然也有。

        温子恒能把人安插到幽州境内,他赵崇远自然也能把人安插到温子恒的旁边。

        不过虽然这么说,但赵崇远的脸色却依旧显得有些凝重。

        原因无他。

        以大乾如今的朝堂情况,外界国库的内库银确实支撑不起一场国战,尤其是南陈和北梁向来都是穿一条裤子。

        南陈若是动手,北梁必然不会坐视不管,如此一来双面夹击之下,就是赵定把幽州城建的铁桶一块,但稍有不慎也要吃不小的亏。

        “南陈那边有什么消息?”

        赵崇远抬起头看向王力士。

        王力士恭敬地回道:“南陈那边传回来的消息是,温子恒在外并不知道这个消息,但温良之母南陈的长公主元青已经进宫求见南陈国主,想要让南陈国主出兵讨伐燕王殿下。”

        赵崇远咧嘴冷哼一声:“元青那娘儿们也就会这一招了。”

        随即咂巴着嘴,思索道:“朕虽然不把那元甲放在眼里,但以那元甲的性格八成会依了他这个妹妹。”

        抬起头再次看向王力士:“你派人盯着有什么消息,即刻汇报给我,尤其是关于南陈皇室和北梁皇室之间的书信往来,更要事无巨细地全部禀报给我。”

        “是,陛下。”

        王力士再次恭敬地应和一声,这才倒退出了坤宁宫。

        所谓的元甲自然就是南陈国姓。

        南陈本是异族,趁乱占据中原之地,后为了统治中原的贵族,故而改异族之姓名拓跋为元。

        前几代国主都是一方雄主,但奈何命不长,到了元甲这一代已经有了没落的趋势。

        看着王力士离去之后。

        马皇后这才开口道:“崇远,我觉得与其等着南陈和北梁勾连好了,我们再见招拆招,倒不如直接敲山震虎,将驻扎在兖州的天甲军和驻扎在青州的洛水军调往幽州,以此震慑南陈和北梁。

        元甲性格多疑,虽宠溺元青这个妹妹,但忌惮温子恒功高震主,眼下他这个外甥是死了,但却也帮他无形之间削弱了温家的势力,而北梁那边王储之位未定,各皇子都有夺嫡之心,北梁皇室也不想此刻招惹我大乾,致使内忧外患。

        而眼下我们若是直接态度强硬一点,没准他们的同盟便不攻自破。

        只要南陈和北梁退却,咱们也能腾出手收拾一下那些暗中勾连南陈和北梁的世家。”

        马皇后望向赵崇远,一字一句地说道。

        能得赵崇远这样的明主独宠,还一宠就是这么多年。

        马皇后自然也有过人之处。

        只不过这过人之处从不对外展露,只是与赵崇远说而已。

        而且就算赵崇远拒绝,马皇后也从来不会强求什么。

        深知作为一国之母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我想想。”

        听着马皇后这话,赵崇远皱了皱眉头,站起身在房间里面走来走去。

        而马皇后也不急,就这么静静地看着赵崇远。

        事实上这么多年下来。

        他们夫妻二人也一直都是如此。

        过了半晌,赵崇远点了点头道:“我觉得要可行。”

        大乾内部有问题,南陈和北梁内部自然也有问题,也正是因为如此才能形成僵持的局面。

        如今既然南陈和北梁内部的问题要打过他大乾,他大乾自然可以壮大声势,敲山震虎,尤其是幽州在赵定这几年的经营之下早都打造成铁桶一块,就算没有他赵崇远的支持,南陈和北梁想要吃下幽州这块硬骨头也要做好被崩掉牙的准备。

        而震慑了南陈和北梁之后。

        他也可以腾出手来对付大乾境内那些摇摆不定,暗中勾连南陈和北梁的世家大族。

        一想到这些蛀虫,赵崇远气得就牙痒痒。

        不过在此之前,他还是要去幽州一趟。

        ……

        幽州。

        燕王府外。

        一辆马车停靠在燕王府外。

        齐不语和李方儒站在燕王府外的马车前,上下地忙活着。

        “绿桃姐,我可以留下吗?”

        萧玉奴一脸委屈地看着绿桃,说话的同时眼神时不时地看向燕王府内。

        想看着赵定的身影出现。

        但可惜赵定的身影依旧没有出现。

        “公主,该走了,刘将军在等着我们。”

        齐不语催促的声音响起。

        “知道啦。”

        萧玉奴撇了撇薄润的红唇,一脸不满地看了齐不语一眼,凑起小脑袋又看了一眼燕王府的里面。

        但依旧是空荡荡的一片,压根没有赵定的生意。

        就在萧玉奴转身之时,赵定的声音却突然从燕王府大门里面响起:“记得欠我的十五万两银子,要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