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戍边八年,皇帝求我登基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二章养的鸽子挺好吃

第六十二章养的鸽子挺好吃

        看着元甲脸上的神色,元青一下子被吓到了。

        下意识地倒退一步。

        但很快却再次梗着头看向元甲,眼底浮现泪花,沙哑着嗓音喊道:“皇兄,难道你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良儿死在那赵定的手上吗?他可是你亲外甥,从小骑在你脖子上长大,难道你就真的忍心,看着他就这么死在幽州?

        死在大乾人的手里?”

        元青越说眼底的泪水越多。

        “那你想如何?”

        元甲神色阴沉地看着元青。

        “报仇!”

        元青近乎咬牙切齿地看着元甲,:“那赵定杀了我儿,我就要他陪葬。”

        “陪葬?”

        元甲嗤笑一声,随手从桌上拿起一个奏折丢给元青:“你好好看看,看看你那好儿子在庆城干了什么事情。”

        所谓的庆城也就是南陈和幽州接壤之地,也就是温良所驻扎之地。

        啪的一声。

        奏折掉在了地上。

        还没等元青去捡。

        啪的一声。

        又一本奏折从元甲手里丢给了元青。

        元甲冷着脸道:“你再看看这一本,这是庆州官员弹劾你儿子,贪功冒进,致使一万重甲营将士被那赵定算计,死在庆州边境之事。”

        随后又是一本。

        元甲继续说道:“这是你弹劾你儿子擅自滥杀无辜,擅杀我南陈暗碟之事。”

        说完又是一本,同样丢给了元青。

        元甲:“这是弹劾你儿子自己为事,擅自破坏我南陈和赵定签署盟约之事,致使两国再起刀戈,致使庆州边境不稳,百姓人心惶惶。”

        接连四五道奏折丢给元青。

        砸得元青脑袋嗡嗡的。

        便见元甲脸色依旧阴沉道:“你看看这里的那一条,不够我砍你儿子的脑袋?”

        元青吞咽了一口口水,辩解道:“皇兄,这些人的话信不得,现在我儿子死了,他们自然要把责任推在我儿子的身上,你不能相信他们,你要相信我,我才是你的亲妹妹....只有我们......”

        还没等元青把话说完,元甲脸色又是一愣:“闭嘴,要不是看在你是我妹妹的份上,母后也只有我们兄妹两个孩子,你觉得你能站在这里?”

        说完,不等元青开口。

        元甲便一挥手:“回去吧,这件事,你莫要再管了。”

        说完看都不看元青一眼,起身直接向着内殿里面走去。

        随着元甲离去之后。

        两名穿着内侍服饰的太监顿时走了上来:“长公主。”

        “我自己会走。”

        元青冷冷地看着这两名太监一眼。

        眼底闪过一丝怨毒之色。

        擦干脸上的眼泪,转身向着坤和殿外面走去。

        看着元青离去之后。

        “唉。”

        元甲又一次走了出来,长叹一声。

        听着元甲的这声叹息。

        之前带着元青进入坤合殿的老太监顿时走了上来。

        元甲面无表情地看着这名老太监,吩咐道:“派人看着她,别让她又发疯。”

        “是。”

        随着元甲的话音落下。

        这名老太监顿时向着外面走去。

        元甲再次开口问道:“温子恒到哪了?人手安排好了吗?”

        “安排好了,陛下。”

        那老太监转身回道。

        元甲瞥了这老太监一眼,揉了揉,眉心,长叹一声道:“动手吧。”

        “是。”

        这名老太监低头答应一声。

        随后便向着坤和殿外面走去。

        看着这老太监离去。

        元甲又是叹息一声。

        本来他想将温良培养成下一任齐国公,毕竟齐国公身具他皇室血脉,没想到温良却死在了赵定手里

        那也只能快刀斩乱麻了。

        他的身体一年不如一年,而他的那些皇子只怕也无人能镇得住一个功勋彪炳的齐国公。

        既然如此,也只能送温子恒去死了。

        唯一苦的只能是他那个妹妹了。

        唉。

        想到这里,元甲又是叹息一声。

        与此同时。

        幽州。

        风和日丽,山青月明。

        本以为南陈会有一些反扑,可没想到,小丑居然是他赵定。

        这几天他派过去监视南陈和北梁动静的斥候那是一天十八个奏报。

        可都是相同的一句话。

        没有任何动静。

        北梁安静的要命不说,毕竟刘天全的反应也在他赵定的预料之中。

        可南陈那边却是真的一定动静没有,除了加强了一些探查防止他赵定接机挑事之外,别的一定大军开动的迹象都没有。

        这可真的是让他赵定闲的骨头都痒了。

        本来他都已经做好御(狠)驾(敲)亲(一)征(笔)的准备。

        结果现在完全找不到由头了。

        想到这里赵定又是一叹。

        砍顺手了。

        早知道就不砍温良了。

        一想到自己平白无故损失了五十万两银子。

        赵定心底就抽着疼。

        从萧玉奴那里扣一点也好啊。

        唉。

        该死的大男子主义!

        “王爷,京城来消息了。”

        就在此时胡三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

        “有话说有屁放。”

        赵定翻了翻白眼,抱起藤椅上的被子又翻了一个身。

        刚睡醒还困,继续睡会…

        见此胡三也不恼,依旧一脸谄媚的看着赵定,凑近赵定面前,满脸激动道:“王爷,陛下来信说让您节制驻扎兖州的天甲军和驻扎青州的洛水军,让您一手负责应对南陈和北梁的战事,是打是和全由您做主。”

        胡三一脸激动地说道。

        天甲军和洛水军都是大乾戍边铁军,和他们幽州军一样,都是大乾战斗力最强的边军。

        军士各个虎狼。

        战力一直与他们幽州军齐名。

        当然那是之前的幽州军。

        眼下配备了连弩和神机大炮之后,那自然是他们幽州军战力最为彪悍。

        但赵定一听这话,却感觉有些不对劲了,抽着牙花问道:“除了这,还说了什么不?有没有提派监军,或者替分银子的事情?亦或是在旨意里面骂我?”

        赵定小心地问道。

        他总感觉有些不对劲。

        这有些不像他爹赵崇喜的风格。

        胡三摸出怀里的圣旨又看了一眼,挠了挠头,一脸茫然:“确实没有啊。”

        但随即却一脸惊喜地喊道:“有有有,还有一句,小的我没注意到。”

        胡三一脸激动道。

        “说什么了?”

        赵定同样急切地问道。

        过了半晌,胡三才一脸神色古怪地说道:“陛下夸王爷您养的鸽子挺好吃。”

        赵定:“妈了个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