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戍边八年,皇帝求我登基在线阅读 - 第六十四章 血雨腥风,赵崇远的屠刀

第六十四章 血雨腥风,赵崇远的屠刀

        王力士讪讪一笑。

        这还能有鸽子吗?

        您老在谕旨给燕王殿下的谕旨里面都点出了鸽子好吃。

        燕王殿下只要脑袋没糊涂那指定是不放鸽子了啊。

        但这话,打死王力士也不敢说啊。

        不过一想起鸽子这事。

        王力士赶紧从袖子里面掏出一本奏折递给赵崇远:“陛下,这是燕王殿下派人八百里加急给您的奏折。”

        “说什么了?”

        赵崇远看都没看一眼,继续回身坐在龙榻上,抓起桌子上的瓜子一边嗑,一边饶有趣味地看着王力士。

        不过听着“八百里加急”这几个字,赵崇远心底还是蛮舒服的。

        点了赵定一下,赵定终究还是知道分寸的。

        王力士清了一下嗓子,看着跷着二郎腿的赵崇远回道:“陛下,燕王殿下在奏折里面说,之前他是被猪油蒙了心,穷怕了,这才胆大包天勾连孙冰隐瞒税收的事情,现在主动请求陛下免去其一年的俸禄,并且保证日后幽州的税赋如实上缴。”

        一听这话,赵崇远顿时笑了:“亏这小子还有点良心,还知道如实上缴税赋,并且主动请辞免去一年的俸禄,不错,不愧是老子的儿子。”

        赵崇远咂巴着嘴。

        但细细一琢磨又感觉有些不对劲。

        嘶!

        赵崇远突然倒吸一口凉气,一把抢过王力士手里的奏折。

        “陛下,您这是咋了?”

        王力士一脸的蒙。

        但赵崇远依旧翻开赵定递过来的奏折仔细地看着。

        啪的一声。

        赵崇远直接丢了出去,插着腰,在房间里面走来走去,骂骂咧咧道:“我说这小子怎么这么识趣了,搞了半天他老子玩心眼了是吧!

        好小子,你有种!”

        赵崇远气得吹胡子瞪眼。

        “陛下这是何意啊?”

        王力士一脸的蒙逼。

        赵崇远斜眸了王力士一眼,咬牙切齿地问道:“幽州什么最赚钱?”

        “那自然是燕王殿下的赵氏商行啊。”

        王力士下意识地回道。

        赵氏商行那赚钱的速度他们是亲眼所见。

        带了十七万两银子去幽州,结果赵氏商行转了一圈半天没到,他们几个屁都没剩地走了。

        关键买的东西还不到一马车。

        至于成本算下来也就是不到一千两银子。

        这利润简直是离谱。

        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他按照赵崇远说的把那些从幽州带回来的东西散发出去。

        半个月下来,赵崇远的内库里面都有了大几十万两的白银入账。

        不仅把他们从幽州花出去的银子原封不动地赚了回来,还多赚了不少。

        也正是因为如此,赵崇远才下定决心对那几个远在边疆骑墙的世家大族动手。

        “那咱们大乾收的税主要来自哪里?”

        赵崇远哼哼唧唧地再次问道。

        “农.....唔.......哈哈哈哈。”

        王力士说到一半突然哈哈捂着嘴笑道。

        “滚,你个老东西,就知道笑你主子我。”

        赵崇远气得吹胡子瞪眼,恶狠狠的瞪了王力士一眼。

        大乾收的主要是农税,凡均田人户,不论其家授田多少,均按照人丁缴纳均额税赋,并且服一定的徭役。

        但幽州主要的收入来源是什么?

        是商业!

        是赵氏商行的收入!

        是行商所得。

        可问题是这税他赵崇远收不了!

        大乾向来以收农税为主,商税虽然也收一些,但向来以打压为主。

        毕竟若是都去经商,都去投机倒把了。

        不从事农耕,

        哪那么多老百姓吃什么?

        大乾怎么维系?

        也因此士农工商商人的地位一直都是最低,不能穿锦衣,后代也不能考取功名。

        但赵定却不用考虑这些。

        因为幽州不过一州之地,老百姓就算是全部投身商业,赚来的银子也足以养活幽州的百姓。

        可问题是这些行商所得的税。

        他赵崇远却收不了。

        一想到这里,赵崇远心底就抽着疼。

        本来嗑得正带劲的瓜子,一瞬间他不香了。

        “陛下....”

        王力士赶紧关切地喊道。

        “没事,让朕缓缓。”

        赵崇远摆了摆手,越想心底越是抽着疼。

        看着赵崇远气得吹胡子瞪眼的模样。

        王力士在一旁捂着嘴想笑又不敢笑。

        过了半晌,似乎终究是想不到办法对付赵定。

        赵崇远也只能哼哧哼哧地坐在龙榻上,骂骂咧咧地道:“行,算你小子有种!”

        与此同时,幽州。

        燕王府内。

        赵定突然打了一个喷嚏,揉了揉有些发红的鼻子,骂骂咧咧道:“哪个老王八蛋又算计本王爷呢?”

        翻个身继续睡觉。

        赵定骂什么,赵崇远自然是不知道。

        过了半晌之后,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对着王力士挥了挥手:“下去吧,下去吧。”

        “是。”

        王力士点头答应了一声,这才拱着手向着外面走去,但没有走两步突然脚步一顿,望向赵崇远再次开口问道:“陛下,那几个世家在秦王和赵王殿下的封地呢,而且和秦王和赵王殿下走得颇近,现在对他们动手,秦王和赵王殿下那边可要知会一声?”

        “不必。”

        听到秦王和赵王时,赵崇远的眼中闪过一丝阴霾之色,“直接动手,若是他们敢拦着,亦或是暗中通风报信,就当朕没有他们两个儿子!”

        说到这里,赵崇远眼底闪过一丝杀机。

        大乾积弊已久。

        矫枉必须过正,否则难以立威。

        尤其眼下还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更不能错过。

        就是他赵崇远心底舍不得这两个儿子,但为了大局也不得不如此!

        “是!”

        王力士身形一颤。

        赶紧躬身向着外面走去。

        看着王力士向着外面走去,赵崇远又是一叹。

        只希望他那两个儿子别在这件事上犯傻才好。

        随着赵崇远的这道命令下去。

        大乾境内。

        九州二十八府之地,顿时掀起阵阵腥风血雨。

        一座座在大乾这片土地上矗立了数百年,乃是上千年的世家大族人头滚滚。

        富丽堂皇的宅院内血雨腥风。

        无数人头落地。

        所有家产被全部充公收归国库。

        一时之间,弄得人心惶惶。

        无数王公贵胄为之胆寒。

        所有人都明白了。

        这一次,他们的这个向来好脾气的陛下要来真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