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戍边八年,皇帝求我登基在线阅读 - 第八十二章他赵定是二傻子吧!

第八十二章他赵定是二傻子吧!

        “想知道?”

        见着赵恒凑着脑袋过来了,赵罡顿时咧嘴一笑,笑眯眯的看着赵恒。

        “废话。”

        赵恒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听到这话,赵罡也没气,笑呵呵的站起身,屏退左右,搂住赵恒,笑呵呵的道了一句:“可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呢?”

        “你!”

        赵恒气的想骂娘,但生生又忍住了。

        这几日赵崇远派人去幽州的事情,他也有所耳闻,他不关心赵定如何,反倒是想知道赵崇远为何会无缘无故的派人去幽州。

        自大乾立国以来,储君之位不稳的情况下,越是距离皇宫越近的王爷,也就代表着愈加靠近王权。

        可眼下赵崇远居然除了将他和赵罡召回之外,居然连远在幽州的赵定也要召回。

        这就让他不得不多想了。

        毕竟多一个人,就多一个竞争对手。

        虽然他有些瞧不上赵定,但却也不得不防。

        “什么,条件说?”

        赵恒斜眸的看向赵罡。

        赵罡之所以故意卡壳,无非就是筹码的事情。

        “这条消息是我的眼线从宫里打探来的,我告诉你,但你下次也要告诉我,你的眼线得到的消息。”

        赵罡笑眯眯的看着赵恒。

        “行。”

        赵恒想都没想直接点头。

        先听了再说,至于下次说不说那就看他心情了。

        然而,却见着赵罡忽然似笑非笑地看着赵恒,言语之中带着威胁道:“你别想糊弄我,你要是敢糊弄我,你知道我的手段的。”

        赵恒笑道:“二哥,瞧您这话说的,咱俩现在是一条船上的蚂蚱,至少在摸清楚父皇的底细之前,我可不会下了你这条贼船。”

        “呵呵呵..”

        赵罡干笑一声,随即意味深长的道:“还下了我的贼船,你只要不暗地里凿穿我这条船,我就心满意足喽。”

        “瞧您这话说的。”

        赵恒同样干笑一声。

        便听着赵罡继续说道:“你也知道,咱爹这次派人去幽州,召老九回来,结果你猜怎么着?”

        “他没回来?”

        赵恒斜眸的看向赵罡,眼底充斥着狐疑。

        赵罡呵的笑了一声:“何止是没回来,还把咱爹派过去的人给打发回来了?”

        “他敢抗旨?”

        赵恒猛然从藤椅上站起。

        赵罡翻了翻白眼,见着周围没人听见,这才站起身搂着赵恒道:“别那么大惊小怪好不好,万一吓到我王府里的奴才,你可要赔我。”

        “别扯这些东西,说重点。”

        赵恒一把打开赵罡搭在他肩膀上的手臂,随后又狐疑的看着赵罡:“难不成幽州那地方有油水了?所以老九才不愿意回来?

        可那地方一边靠近南陈,一边靠近北梁的?又与漠北相连。

        这地方能有油水?

        不该吧!”

        赵恒摸着下巴在院子里面走来走去。

        赵罡就乐呵乐呵的站在一旁,看着赵恒走来走去的背影。

        见赵罡突然不说话了。

        赵恒一脸着急的抓过赵罡的袖子,急忙道:“哎呦,你倒是说啊,能别卖关子了吗?”

        “哈哈哈。”

        赵罡哈哈哈大笑,指着赵恒笑骂道:“你就是一天到晚猜忌心太重,幽州那地方能有什么油水?有个屁油水,自前朝开始,那地方就是三战之地,我大乾立国两百年,那地方战乱消停过吗?这种地方怎么可能有油水?”

        赵罡翻了翻白眼,像是看白痴一样看着赵恒。

        随后又继续说道:“而且那地方不仅没油水,城内还到处都是难民,城墙都是土夯的,房屋也都是一堆烂石头随便搭的。”

        说到这里,赵罡哈哈大笑道:“你是不知道,这一次高有钱过去,老九身上的王袍都是破的,更别说他治下的那些幽州百姓了。”

        “这么惨吗?”

        赵恒咧着嘴,一脸嫌弃的眼神看着赵罡。

        赵定虽然不如他们两个,身后各自母族势力强大,还没成年就被封为了亲王,但好歹就藩的时候,还是被封了一个郡王衔。

        一年的俸禄也差不多有一万多两。

        现在连王袍都是缝的。

        怎么会落得这么惨?

        赵罡嗤笑一声,“何止是惨?

        你知道这一次高有钱去幽州,当场就看到一个人活生生的饿死在他面前,还有人饿的都神志不清了,口口声声喊着十几年没吃饭了,也不想想十几年没吃饭,他怎么能长这么大?

        而且,你知道老九拿什么招待高有钱吗?”

        “什么?”

        赵恒一脸狐疑的看着赵罡。

        说到这里,赵罡再也忍不住笑意,捂着肚子哈哈大笑道:“树皮羹!还是柳树皮,这话还是从一个亲自跟着高有钱去回来的小太监亲口说的。

        你说那玩意能吃吗?是人吃的吗?

        老九怎么就沦落到这个份上了,真的可怜。

        啧啧啧。”

        赵罡一脸的嫌弃。

        “就这样老九还不回来?”

        赵恒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赵罡。

        赵罡轻哼一声,阴阳怪气道:“咱老九和咱们兄弟俩可不同,人家那是有追求的,说什么他不忍心抛弃幽州的百姓?

        呵,依我看啊,他这是在和咱们父皇王欲擒故纵呢。

        指望咱父皇怜悯他,想让咱父皇多赏赐点好处给他。

        不然回来了,他拿什么和咱们斗啊。”

        “你这么说倒也是。”

        赵恒咂巴着嘴道,不过又摇了摇头,望着赵罡道:“我觉得你可能想错了。”

        “我想错了?”

        赵罡一脸不信的看着赵恒。

        赵恒咂巴着嘴道:“不仅错了,而且错的离谱。”

        “你什么意思?”

        赵罡有些恼羞成怒的看着赵恒。

        然而赵恒却突然哈哈哈大笑,一脸揶揄的看着赵罡,强忍着笑意道:“你有没有想过也许老九真的就是这么想的呢?

        毕竟当初在大学堂里面。

        他可是把张老夫子气的吐血的人?

        张老夫子的戒尺都打断了几根。

        他可是一篇千字文都背不出来。”

        “哎呦,卧槽,你说的也对啊。”

        听着赵恒这话,赵罡突然笑了,捂着肚子道:“当初在大学堂的时候,老九可逗死我了,背一篇千字文都背不出来,气的张夫子差点背气背过去,现在听着高有钱带回来的这话,没准老九还真的是和当初一样脑子抽了,真的要和那帮刁民同甘共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