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戍边八年,皇帝求我登基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四章 赵定:醉仙楼卖假酒了!

第一百零四章 赵定:醉仙楼卖假酒了!

        听着赵崇远这如此不要脸的话。

        一时之间,二娃子都差点以为自己在做梦。

        下意识的揉了揉眼,又看了赵崇远一眼,试探性的喊道:“陛下?”

        “作甚?”

        赵崇远斜眸的看着二娃子,一边哼着小曲,一边像模像样的品了一口茶,悠悠的道:“二娃子,你跟着朕也有段时间了吧。”

        “得陛下信任,添为侍卫统领,至今已经三年了。”

        二娃子一脸恭敬的道。

        “嗯。”

        赵崇远点了点头,望着二娃子又问道:“那朕问你,朕是什么?”

        “大乾的陛下,大乾百姓的君父。”

        二娃子想都不想,依旧一脸恭敬的道。

        “既然为君父当如何?”

        “自然当以为天下先,为我大乾子民的榜样?”

        赵崇远:“ψ(`?′)ψ。”

        一看赵崇远脸上的神色,二娃子赶紧改口,道:“啊不对,陛下为我大乾的君父,我大乾一草一木自该皆为陛下所有,古人云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这一通马屁下去,赵崇远脸上的神色这才有所缓和,笑着说道:“如你所言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那朕从燕王那里拿点东西应该很合理吧。”

        二娃子:ヽ(。_°)ノ

        “合理!”

        王力士笑眯眯的拍着马屁道。

        听着王力士这话,赵崇远顿时投去一个赞赏的眼神,随即清了清嗓子继续看着二娃子道:“所以你觉得朕欠燕王的银子吗?”

        “嗯!有道理!”

        二娃子顿时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但很快,便又苦着脸看着赵崇远,有些试探性的问道:“陛下,可燕王殿下,如今还在醉仙楼内,咱要不要先给其知会一声?”

        “此事,你问我作甚,你去问那雍州商人李龙啊。”

        赵崇远故作诧异的看向二娃子。

        二娃子:“l(?o?)」”

        ……

        与此同时。

        醉仙楼内。

        三盏茶已经喝下去了。

        时间已经从酉一直等到了接近亥的时分。

        看着依旧空荡荡的大门。

        赵定呵的笑了一声,

        他就是再傻都明白过来了。

        自己这是被人耍了。

        那五十万两八成是打水漂了。

        至于那李龙眼下估摸着已经得到消息在哪个地方躲了起来,就等着他赵定走呢。

        “张三。”

        赵定叫了一声。

        “在呢,少爷,有什么事,您吩咐。”

        张三揉着拳头站了起来。

        虽说出于习武之人的直觉,他能感觉到眼下这醉仙楼内,不少伙计都是练家子出身,但从尸山血海里面走出来,他也丝毫不惧。

        真动起手来,那比拼的是狠劲!

        而不是手段!

        “走了。”

        赵定招呼一声。

        “啊?就这么走了?”

        一听说赵定要走,张三顿时愣在了原地,一脸错愕的看向赵定,下意识的望着赵定喊道:“王...公子,他可欠咱们五十万两银子呢,咱就这么算了?”

        “公子,只要您一声令下,奴婢我就是拼了这条命,也定会让那李龙好看!”

        绿桃小脸含怒的看着赵定。

        赵定瞧了一眼站在门口,此刻一脸赔笑的伙计,看着张三和绿桃二人,意味深长的道:“没看见人家不待见咱们呢。”

        “不敢,不敢。”

        这伙计一脸赔笑着说道。

        他是真的不敢,而不是假的不敢。

        他到现在都没有搞明白,二娃子为什么看到眼前这人跑的和兔子一样,甚至连头都不敢露一下,就一溜烟的往皇宫跑。

        “我想问一下,这边还有琼浆玉露不?”

        赵定突然笑眯眯的看着这伙计问道。

        “还未到,开售的.....”

        这伙计下意识的回到,但一看赵定就在眼前,尤其是二娃子见到赵定那模样时,顿时换上一副笑脸,一脸谄媚的道:“别人要,那自然是没有的,但您要,小的我可以准许给你一瓶二两装的现货。”

        “不知道您打算什么时候要,小的我这就派人去楼下给您取来。”

        到底是被王力士精挑细选的人,这反应倒也极快。

        “取来多麻烦,正好我也要下去,不若咱就一起下去,正好当面走的时候一起带走如何?”

        赵定摆了摆手摇头道。

        看着赵定这一脸正经的神色。

        绿桃和张三似乎也猜到自家王爷要干啥了。

        “都行,都行,您说什么就是什么。”

        这伙计一脸赔笑的说道。

        当即引路,当先带着赵定向着一楼楼下走去。

        眼下虽然已经接近了亥时,但应天内城的大街上依旧还有着不少的行人。

        趁着这伙计不注意。

        赵定推了一下张三。

        张三立马会意的掏出一瓶他们从幽州带来的纯正玉女烧,也就是所谓的琼浆玉露。(注:没注水的版本!)

        没过多久,这伙计便带着赵定从三楼到了一楼。

        等赵定到了楼下之时。

        伙计已经命人端来了两瓶摆在托盘上的琼浆玉露,皆是用一两大小的瓷瓶盛放。

        看着赵定走来。

        这伙计立马一脸谄媚的望向赵定道:“这是您要的琼浆玉露,两瓶,一共二两重,承惠一共一百七十六两银子,您这边是打算给银票还是以大乾宝锭支付?”

        他虽然可以做主在没有在售卖的日子里面提前拿出两瓶给赵定。

        但这琼浆玉露的价格,他可付不起。

        却见赵定一把按住这两个放在托盘上的琼浆玉露,随后对着张三使了一个眼色。

        张三立马跳到外面大喊道:“来,来,来,走过路过不要错过,醉仙楼挂羊头卖狗肉嘞,什么所谓的琼浆玉露啊,就是一个兑水的酒,就是欺负咱京城的老百姓好骗嘞。”

        哐当一声!

        一边喊着。

        张三一边拿起放在门口的铜锣敲了一声。

        一瞬间。

        那些走在路上的行人顿时向着张三望了过来。

        醉仙楼内。

        那些伙计更是一脸蒙逼的看着这一幕。

        兑水?

        什么意思?

        骗人?

        又是什么鬼?

        “什么醉仙楼的酒兑水啊,什么意思啊?”

        “不会吧,不会八十八两银子一两酒的琼浆玉露还是兑水的酒吧。”

        “这人到底是有多心黑啊,居然敢把兑水的酒卖八十八两?”

        一瞬间。

        一道道惊呼声顿时从醉仙楼外响起。

        不到两盏茶的时间,醉仙楼外顿时密密麻麻汇聚了一群人。

        而看着这些人汇聚在醉仙楼前,醉仙楼内,那些伙计顿时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