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地任我行之三:我修鬼仙在线阅读 - 第八章:被救

第八章:被救

        上回讲到白钟毓和乌贼精斗法,双方各尽所能,两败俱伤后,白钟毓御剑东逃,到了大商国境。

        此时,无论是“犬邱国”还是“熏粥国”,都已被“大商国”用武力征服,故其“大首领”仍为地方土官。

        “大首领”这种称呼乃“海西大陆”游牧民族对部落联盟之“盟主”尊称,而“扶桑列岛”上的游耕部落之间对其“盟主”称呼为“大酋长”。但在这些大小部落被“大商国”吞并之后,便用“大首领”做“土官”封号。

        “そうそう、君の言うとおりだ!あなたたち家族の言うことはすべて正しい!

        じゃ、急いで奪ってきて!もし他の部族に先を争わせたら、私たちの部族には何のこともありません!

        その時、「大首領」は知っていて、まだ私たちの足を邪魔させないのですか。”

        (“对对对,你说的对!你们全家人说的都对!那就赶紧去抢过来呗!要是让别的部落抢了先,那就没有我们部落什么事了!到时候,‘大首领’知道了,还不让人打断我们的腿?”)

        就这样,几伙原始人急赶慢赶来到白钟毓坠地的那片树林时,发现地上一片狼藉,还有个大坑!

        见那大坑长宽各有数丈,深达丈许,里面竟躺着一个身着白衣但全身是血的怪人,坑外的灌木倒了一片。很显然,在那个“怪人”从天而降时,带来了巨大的冲击波。但那“怪人”没死,眼睛还会转。

        「え?この人、空から落ちてきて死んでないの?まさか飛ぶの?仙師?きっと仙師!早く仙師を助けて、賞を取りに行きましょう!」

        (“咦?这人从天上掉下来居然没死?难道会飞?是仙师?一定是仙师!快救仙师,好抬去领赏!”)

        就这样,白钟毓莫名其妙地被“野人”救了。并且,这群“野人”还分成两伙,为抢功劳大打出手。

        不过,让他欣慰的是,这些“野人”对他并无恶意,只是在他们双方部落的两位“大首领”共同派兵“押运”下,前后经过半个多月才堪堪来到那号称“繁荣富强”的“大商国”皇宫,并莫名其妙地“被献宝”。

        所谓“献宝”,就是将“含有灵根资质者”献给“大商国女皇陛下”,再由她转交给“乌贼精”换“仙丹”。

        当然了,像其它落难“散修”等“仙师”,也是可以考虑的,因为“女皇”自己也不懂其中暗藏的玄机。

        “请问阁下真的是‘仙师’?为何会如此狼狈?”女皇知道“仙师”通常使用的都是“海西大陆”的语言。

        “哈哈,既然陛下都称呼我为‘仙师’了,还问那么多干什么?赶紧找个清静所在给我闭关疗伤呀?”

        “女皇”见对方雖重伤在身,却丝毫不摆架子,反而要求自己提供地方给他修炼,便觉得有机会。

        “仙师在上,请受小女子一拜!”女皇不仅没有摆出皇者威严,反而自降身份,顿时让对方怀疑。

        “说吧,你有何事求助于我?”白钟毓作为一名“结丹期修士”,在“修真界”可是妥妥的“金丹真人”。

        “金丹真人”寿命可长达千年,远非“炼气灵徒”的180年“大限”和“筑基真修”500年“天寿”所能比的!

        虽然“金丹真人”也是“低阶修真者”,但在“炼气灵徒”和“筑基真修”面前,自己可是妥妥的“前辈”。

        不过,相对于“元婴真君”、“化神真尊”和“返虚真一”这种“中阶修真者”,自己的实力被忽略不计。

        “小女只想问‘仙师’讨点‘仙丹’而已,畢竟我等凡人寿命不过百年,能活一日算一日。不知仙师……”

        “哈哈,‘仙丹’?没有。就是有,尔等凡人也用不上,因为你们没有‘灵根’,与‘仙途无缘’,懂么?”

        “灵根?又是‘灵根’?为何我贵为一国之君也无‘灵根’,那無比卑贱小杂种却有?老天何其不公!”

        “呵呵,想什么呢?”白钟毓作为“金丹真人”,即便不放出自己的“金丹异象”,也能感应对方情绪。

        原本面露狰狞的女皇,此刻被对方一语道破,不禁大惊:“仙师说的是,但不知这类‘仙丹’可有?”

        话音一落,女皇便纠结着要不要将“乌贼精”赠送给自己的“降厄销魂丹”拿出来给对面的“仙师”看?

        “哈哈,没想到,你贵为堂堂一国之君,却对男欢女乐如此上心,倒也难为你了。不过,这药……”

        “敢问‘仙师’,这药有毒么?”女皇心中忐忑,畢竟自己自從吞服“仙丹”后,性欲大增,战力十足!

        “无毒,但不宜过多服用,每月最多服一粒,超过则会损耗精元,折损阳寿,与初衷背道而驰。”

        “原来如此,多谢仙师!”女皇心中一喜,忽然想了想又道:“可是这‘仙丹’总有用完之时,不知……”

        “哈哈,勿忧。我传你一套《素女真经》,可保你在享受男欢女乐时无后顾之忧。”白钟毓贼笑。

        只见他掐诀一指,手指便发出一道白光瞬间击中了女皇的额头,令她呆立原地,差点吓傻随从。

        这时,女皇脑海中反复响起了黄帝问素女的话:“今欲长不交接,为之奈何?素女曰:不可。天地有开阖,阴阳有施化,人法阴阳随四时。今欲不接交,神气不宣布,阴阳闭隔,何以自补?

        练气数行,去故纳新,以自助也。玉茎不动,则辟死其舍,所以常行,以当导引也。能动而不施者,所谓还精。还精补益,生道乃著。”

        翻译成后世白话文,那就是黄帝对素女说:“我打算长时间不行房,可以吗?”素女说:“不行!”

        “天地之间有白天和黑夜的交替,男人和女人都有行房的需要,人的行为应该按照阴阳的变换规律,依据四季的不同来做,你却要不交接,这样神气无法疏通,男女阴阳之气隔绝怎能够补养自己?

        练习气功、行导引之法,去旧迎新,就是为了保养啊。男根不使用,久了就会孤独的死在那里。

        这就是为什么要行房,也算是一种导引的功法。能做到动的程度而不泄精,就是还精,还精是有益健康的,生命之路会更加灿烂。    ”

        待女皇陛下消化完《素女真经》的内容后不禁大为惊喜,因为腦海中多了很多“图例”和“解释。”

        “多谢仙师为小女解了燃眉之急。”女皇陛下盈盈一福:“作为回报,小女宫中有一‘灵根拥有者’……”

        “噢?‘灵根拥有者’?与我又有何关系呢?我又不认识他,呵呵。”白钟毓对女皇的示好不以为然。

        “仙师此言差矣!”女皇急于表现自己,便娇笑道:“之前来过的那位‘仙师’,可点名要留着他呢。”

        “噢?之前那位仙师?是甚名谁?模样如何?为何要点名留着他?”白钟毓似乎被勾起了好奇心。

        “那‘仙师’身着麻衣葛袍,双眼漆黑如墨……”对方一说到这里,白钟毓立马警觉起来,感觉不妙。

        其实,女皇所说的这位“仙师”,就是之前与自己在数万里开外大战一番的“乌贼精”。这还得了?

        “你刚才说的‘灵根资质’拥有者在哪里?快带我去看看。”白钟毓觉得宜早不宜迟,还是离开的好。

        “仙师请随我来。”女皇陛下向对方抛了个媚眼之后,便在一众宫女、太监、侍卫们簇拥下离开。

        白钟毓见状后不禁摇了摇头,觉得无论是女人还是女妖,只要处于“发情期”,似乎都来者不拒!

        接着,他便将自己強大精神力完全释放出来,瞬间覆蓋了方圆百里之后,摇身一晃就凭空消失。

        等白钟毓再次出现时,却已经赶在女皇之前,来到了“太子”书房中,正看着一旁的“太子伴读”。

        “你就是‘灵根拥有者’?果然有意思!”白钟毓鬼魅般的凭空出现,顿时吓了书房里的三人一大跳。

        见“太子”和“子丑”受惊之下,本能地躲到一名正摇头晃脑吟诵《诗经》的夫子身后,抬眼偷看。

        “大胆何人?竟敢擅闯‘上书房’?可知犯了何罪?”那身着儒袍且头戴“四方君子帽”的老夫子大怒。

        “呵呵,凡间律法对我等修真者无用。我找的是他,跟我走!”白钟毓丝毫不管怒火中烧的夫子。

        只见白钟毓伸手一招,便放出一道法力将“子丑”吸来,又掐了个法诀往他身上一点就凭空消失。

        “咦?人呢?咋不见了?怪哉!”夫子大惊道:“子曰:‘不语怪力乱神’,可如今……”话没说完惊呆。

        因为他看见白钟毓浑身上下泛起黄芒正在慢慢陷入地下,并向他投来讽刺:“修真世界你不懂。”

        “哎呀!不好了!来人呐,玩伴不见了……”太子虽然胆小,但也机灵,见到对方消失后立马求援。

        “呃……怎么回事?这是哪里?你是谁?为何要带我来这里?”子丑被白钟毓拽着钻出地面后问道。

        “嘿嘿,小子,这是京城之外一处山坳里。放心好了,四周没人看见咱俩。说吧,你是何来路?”

        “何来路?小人不知,还望仙师言明并示下。”子丑虽然在心中暗喜自己终于脱离皇权掌控,但对于这位突然出现在在眼前“仙师”一无所知,难免不会将对方跟之前强行喂给自己药吃的那位做对比。

        “哈哈,看来,你小子也是有故事的人呢!要不,把你的亲生经历说说看,或许我还能帮你呀?”

        “呃……这个……”子丑犹豫了一下,雖面露挣扎,但也豁出去了,毕竟自己无依无靠的活着太累。

        于是,接下来的时间里,子丑便将自己从出生到现在的人生经历一股脑儿说出,瞬间惊呆对方。

        “什么?你说你一出生就能记住生活中经历的所有大事?甚至连你‘前世’的经历也记得清清楚楚?”

        “是呀?怎么了?敢问仙师大人,这有何问题?”子丑疑惑道:“小人之前世乃大明军户种田郎。”

        “这不可能,除非……”白钟毓瞬间想到对方是“谪仙转世”,但经过精神力扫描探测后,摇头否定。

        因为这娃儿展现在自己面前的的确只是个“五行杂灵根”而已,在“修真界”中被认为是“伪灵根”。

        …………………………………………………………

        《天地任我行之二》已经完结,各位读者有什么好的意见和建议可以多多留言,也好方便我在续写《天地任我行之三》时尽量改进,争取满足大家的阅读需求,毕竟我只是个业余写作爱好者而已。